长城研究文献综述

长城 2018-11-06 19:44:12

  属于我国长城遗迹分布保存较多的省份, 现存大量战国时期至明代的长城遗址, 各代历史文献主要对长城修筑决策经过及防御布局有较多记载。文章在对有关长城的历代文献进行梳理的同时, 重点对20世纪80年代以来长城考察研究进行了综述, 重点对长城的、修筑形式、价值作用、利用等方面的研究进行了论述。

  作者简介:王仁芳 (1979-) 男, 文物考古研究所副主任, 副研究员, 研究方向:西北历史考古。

  地处我国西北边陲, 历史上中原为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进攻修筑了大量的长城作为防御设施, 现存主要有战国及明代长城千余公里, 分布于全区18个县市, 属我国长城遗迹分布保存较多的省份。战国及明以前的长城研究偏重历史文献考证、墙体及修筑年证等方面, 明长城由于古籍文献材料丰富, 长城保存现状较好, 加之地处重要的地缘, 因此备受学界关注, 研究工作较为深入全面。以下按时代对长城相关研究文献情况进行综述。

  境内修筑最早的长城属战国秦长城, 《史记·匈奴列传》载, “秦昭王时, 义渠戎王与宣太后乱, 有二子。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 遂起兵伐残义渠, 于是秦有陇西、北地、上郡, 筑长城以拒胡”。此后, 《汉书·匈奴传》《后汉书·西羌传》等史书基本沿用此说。 (1)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明 (嘉靖) 《固原州志》、清 (宣统) 《固原州志》等地理史志类文献对过境的这道长城也有过载录。另外《宋史·曹玮传》《宋史·李继隆传》《续资治通鉴长编》《明史·秦紘传》《秦襄毅公自订年谱》等文献对这道长城后期维修及利用情况均有过记载。

  1980年, 回族自治区博物馆、固原县文物工作站组织人员对境内战国秦长城进行了实地考察, 确认了西吉将台堡至镇原城墙湾段墙体与城障布局, 并对红庄村墙体断面进行了考古发掘, 以了解墙体结构。[1]1981年, 陈守忠对包括固原一线在内的甘肃秦长城遗迹进行了调查及论证。[2]1984-1985年, 我区文物工作者利用开展第一次文物大普查的有利时机, 组织了对包括秦昭王长城在内的全区长城遗存的专题调查, 通过新闻及学术刊物通报发现的情况, 同时陆续发表了一批调查报告及研究, 扩大了战国秦长城的影响力与知名度, 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关注。 (2)

  20世纪90年代初, 鲁人勇对文献记载的战国秦长城的修建时间进行了辨正。[3]台维斌等人对彭阳境内的战国秦长城遗迹进行了考察介绍。[4]2007年, 冯国富等同志利用国家文物局开展长城调查试点的机会, 对我区的战国秦长城以及沿线烽燧、城障、城堡、关城分布进行了调查。[5,6]2009年, 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人员, 根据国家文物局正式开展长城资源调查的工作要求, 对这道长城进行了全面调查, 国家文物局将调查验收予以认定公布。[7]随着调查工作的深入开展, 相关研究边不断推进, 张彩萍认为这一地区的长城都是就地取土, 夯筑而成。[8]于春雷将战国秦长城地形的选择利用概括为河岸型、分水岭型、平地型三种类型, 并认为战国秦长城选址范围将肥沃的平原置于域外, 体现了昭王时代秦人对于平原价值认知的缺失。[9]

  将台堡以南至甘肃静宁县境内长城墙体, 由于地面保存遗迹差, 一直不太明确, 陈守忠认为战国秦长城“自通渭进入 (静宁) 县境后, 由田堡之陆家湾折而向北, 至上寨子经四合之吊岔, 红四之张家峡、雷爷山、高界即界石铺之岔儿湾、高家湾, 至原安之党家河、李堡出境, 入自治区之西吉县, 长达一百二十华里”。[10]静宁博物馆杨铎弼等人亦持相似观点, 即静宁-王明-将台线。《静宁军事志》《静宁县志》以及《中国文物地图集·甘肃分册》等综述中标注的长城也参考上述观点。1987-1988年, 彭曦通过对静宁至西吉将台堡战国秦长城实地考察及的辨析, 认为该段长城是从静宁县北峡口一带进入境内, 沿葫芦河东岸经单民及兴隆至将台堡, 并对前述线)近年, 同杨阳通过对甘肃静宁段战国秦长城两条线的实地调查, 也倾向于彭曦先生的观点, 并认为此段长城防御体系主要由因河为险和因山为险两种不同的形式构成。[12]张多勇等对战国秦长城的研究进展及尚待解决的问题进行了总结。[13]

  史载秦始皇统一天下后, 进行过大规模的长城修筑活动。《史记·蒙恬列传》载:“秦已并天下, 乃使蒙恬将三十万众, 北逐戎狄, 收河南。筑长城, 因地形, 用制险塞, 起临洮, 至辽东, 延袤万余里。”目前通过学者的考察研究, 蒙恬所筑秦长城主要位于境内阴山北麓, 东起东北郊, 向西经武川、固阳、乌拉特前中后旗, 遗迹甚至向西延伸至临近的乌海市卓子山一带。[14]关于有没有秦始皇长城, 目前考古调查尚未发现墙体遗迹, 但从史料考证的角度看, 部分学者依据《史记》的上述说法, 认为至少北部确曾存在过秦代长城。关于其修筑情况及线, 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黄麟书、史念海、艾冲、罗哲文等人认为秦长城从沿黄河至后沿贺兰山麓北行至阴山, 遗迹已经湮没于黄河以西的流沙中;顾颉刚、谭其骧、唐晓军等人认为秦长城自起至均沿黄河而北向东, 与赵长城衔接;第三种观点认为积石关以东, 临夏西北黄河河岸至阴山西南端, 包括平原段, “不筑墙垣, 因河为塞”或“城河上为塞”, 直接利用黄河作为防御措施;第四种观点认为秦始皇时期境内沿用战国秦长城, 黄展岳、彭曦、张维华、史党社等人持此观点。[15]

  近年, 有报道称在中卫北长滩及贺兰山北部卓子山一带也发现有秦始皇石砌长城, 长城遗迹的年代确定应史料记载和考古调查相佐证的原则, 上述“发现”还有待进一步勘查和研究。